你哭不出來,你不肯承認,
將之內化,是一種病態。

【刀劍亂舞同人】有生之年 1


*暗黑本丸设定,文笔奇渣请慎入


*CP暂定all男审


*私设多如狗,bug捉不完,要鞭要打力道请放轻(;´༎ຶД༎ຶ`)我我我怕疼,坑了倒是可以往死里揍

*最近决定重回刀剑坑,不过看完各位太太的文后惊觉我家本丸大概离暗黑设定不远,毕竟我常常在刀解短刀小可爱们╮(╯▽╰)╭


*如果我真的是审神者迟早被一期给一刀捅穿
 

- - - - - - - - - - - - - - - - - - - -


1

啊啊,又来到这里了。

少年如此叹息,目光穿过指尖的缝隙,奔向高悬空中的太阳、随风窜过天际的白云和转瞬即逝的飞鸟,尽管是早该习以为常的景色,他的脸上仍禁不住露出怀念的神情。

这是他十多年短暂的回忆里唯一美好的存在,充满色彩,一切如此生机蓬勃,他也头一次发现,原来世界上除了令人作呕的血红及泾渭分明的黑白两色,竟还有那么多他从未见过的颜色。

虽然自那之后,他再没能故地重游,一度以为挣脱的束缚亦重新锢住了他,但所有的一切,已深深烙印在他的心中,成为他在这座名为人间的地狱里仅存的念想。

等了这么久,该来了吧。

他收起仰望的视线,静静注视着眼前幽暗的森林,嘴角牵起奇异的笑容。

草丛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而近,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是那个人没错,那个被他错认为上天派来赐予救赎的使者,这座禁忌之森的守护神,生命垂危的天狐齐衡。

“晴明?是晴明吗?你还记得我吗?你终于回来找我了,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开心……”天狐冲上前抓住少年单薄的肩膀,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质疑,又很快被狂喜淹没。

在他灰色的眼里有无数复杂的情绪交错,惊讶、怀念、迷茫、恨意、了然……最终全数败在他抑制不住的欣喜下,久别重逢的泪水在眼眶打转,随时可能落下,直到他听见梦里的少年迟疑的问道:“你是谁?”
 

- - - - - - - - - - - - - - - - - - - -


“……少爷、少爷,阿生少爷!”

突如其来的呼唤将他拽离日复一日的梦境,缓缓睁眼后,方才清晰可见的景致在瞬间归于黑暗,视觉上巨大的落差也让他清楚意识到自己回到现实的残忍事实。

“醒醒,我们到了。”身后的管理员低声提醒,秀气的嗓音中尽是止不住的怜悯,“32768号本丸,这就是、您今后任职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务必联络时空管理局本部,我会尽快赶到的。请不要勉强自己。”

“所以说萌新就是图样*啊~”原先蜷在少年膝上的的狐之助抬起后脚搔了搔大大的狐耳,简直不忍直视这只同情心泛滥的菜鸟。

“你还记得你一个人要负责监管多少本丸吗?随传随到这样不负责任的承诺还是省省吧!能被选中成为审神者的人,如果连保护自己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那还是趁早放弃赶紧付清违约金吧,省得到时候咱和你又被派来收拾善后,啊,咱就是命苦,老碰到这么辣鸡的同事和审神者——”

管理员气得脸色通红,扯着狐之助得瑟的甩啊甩的尾巴狠狠将他拉离少年的怀里,一人一狐就这么站在本丸大门前昏天暗地吵了起来。

“你说谁辣鸡!你才辣鸡!你全家都辣鸡!”
 
“咱才不是鸡!咱是狐狸!比鸡那种低等生物优秀多了!”
 
“鸡还能叫人起床,你这只狐狸除了吃饱睡睡饱吃就没啥本事了还敢说!”
 
“你、你、你!”狐之助啊呜一声咬住管理员的手,龇牙咧嘴道:“是谁每个月公文写不完都要找咱帮忙的!你这忘恩负义的──”
 
在两人激烈的争吵声中,斑驳的大门悄悄地被推开一道缝隙,露出门后一双毒蛇般的眼睛。
 
“哦,是你们啊,”穿着破旧内番的打刀先是露出嫌恶的表情,随即换上饶有兴味的笑容,“哪、我说,上次那个混蛋死了吗?可惜江雪太激动刺偏了,只差那么一丁点,”他伸出一只手比划着,“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刺穿他的心脏了,哈哈哈哈。”
 
管理员的视线扫过他手上明显被拔过指甲的痕迹,强忍着难以言喻的恶心感,退开一步,让出身后安静端坐在轮椅上的少年。
 
“很可惜,我无法透露前任审神者的情况,总之──这就是你们新任的审神者,今后请好好相处,若是你们对他做了什么,”管理员握紧拳头,“哪怕你们的战功赫赫,政府可不会再容忍你们了。听清楚了没!”
 
“诶──好凶啊,管理员大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们不过是正当防卫嘛!”打刀下意识拨弄着残存的几枚指甲,笑嘻嘻的问道:“话说回来,这次的主上,腿瘸了就算了,居然还是个瞎子吗?”

 
- - - - - - - - - - - - - - - - - - - -


*图样:网络用语,too young(意指人过于天真)

*报告成山,下文成谜,后续什么的有缘再相见(=´∀`)人(´∀`=)

评论
热度(15)

© 吳思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