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哭不出來,你不肯承認,
將之內化,是一種病態。

【刀劍亂舞同人】有生之年 3


*暗黑本丸设定,文笔奇渣慎入


*私设多如狗,bug捉不完,要鞭力道请放轻QAQ


*坑了倒是欢迎往死里揍


*CP暂定all男审


*前半段回忆(请原谅我后续严重卡文)



- - - - - - - - - - - - - - - - - - - -



3


黑暗中有无数的眼睛在注视着他,探究、嫉妒、怨恨、不屑、难以置信⋯⋯属于人与非人的情绪在刹那间彷佛实体化般一涌而上,掀起海啸,企图将他溺死在深不见底的汪洋里,永无生还的希望。

 

他几乎在重回那座阴暗大宅的瞬间就再度升起出逃的念头,彼时的他也的确拥有足以和整个家族正面对杠的强大力量,然而一想起每晚暗自哭泣的母亲,和没了他注定会被父亲舍弃的弟弟,他只能沉默的随着追捕他的一众式神回到地狱。

 

——说起来,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啊,对了,是那件大事。

 

有关他灵力的秘密,终于被偶然来访的对家阴阳师发现、并在当晚的宴会上当着与会宾客的面前捅了出来。

 

母亲即使牺牲他也要护住的弟弟从此跌落云端,曾经受尽折磨的他却因此跃上继承人宝座,但他多舛的命运没有丝毫改变。

 

母亲看着他的眼神从愧疚转为怨毒,对一切一无所知的弟弟开始疏远他,家族利益至上的父亲将他视为工具,他的未婚妻——哦,弟弟曾经的恋人,他的初恋,自始至终不曾看过他一眼。

 

天狐承诺会带来幸福的力量没有带来救赎,反而一把将他推进绝望的深渊。

 

尽管他挣扎着在恶心的泥淖中寻求喘息的机会,甚至妄图借着继承人的身分改变腐朽的教条,终止残酷的轮回,如戏子般反复无常的命运在希望来临的前夕却狠狠扇醒他可笑的妄想。

 

那天,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因为剧痛即将失去意识的他,望着许久不见的弟弟狰狞的表情,朦胧想起天狐飘渺的话语。

 

“人们尽管痛恨陈规陋习,却始终甘于因循守旧。”

 

“长于牢笼里的金丝雀不曾想过出逃,因为从未体会自由,甚至恐惧挣脱束缚后的未知⋯⋯”

 

“记住,要想唤醒愚昧之人,如果不能保证一掌打醒,千万不可贸然下手——否则那一掌,只会惊动制定规则的幕后黑手,派出漫天追兵紧紧纠缠着你,至死方休!”

 

 

- - - -- - - - - - - - - - - - - - - -

 

 

被付丧神抱在怀里,经过长长的回廊,收到黑暗中刀剑们窥探的眼神时,他忍不住想起了尘封已久的过去。

 

纵然他不曾向任何人哭诉他的不幸,不代表他对一切苦难毫无反应。

 

相反的,他比谁都痛。

 

所以在多年前的那个深夜,承受不住的他选择撞破牢笼一走了之。

 

不过现在看来,不管当年的他抑或如今的他都一样的天真啊。

 

毕竟就结果来看,他只是从一个牢笼,换到另一个牢笼罢了,甚至比起从前那次,此刻的他不仅被斩断退路,连脱逃的能力都被彻底剥夺,还不得不在这座暗黑本丸里艰难求生。

 

现在只希望那些刀能看在我们一样可怜的份上安分点,少年这么想着,逐步收回四处探查的灵力,把头埋进付丧神怀里,紧紧抿起嘴角。

 

如果这是上天对他们、对他自己最后的仁慈,无论通往终点的路途再怎么崎岖,他必定义无反顾地向前迈进──是生,是死;是苟活,是消亡;是成行尸走肉,是成死无全尸,无人知晓这次和命运交战的结果如何,但唯有奋力一搏,他才有可能在绝望的深渊里,攫住此生最后一丝希望的曙光!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公,这里就是书房了。”高大的付丧神边说边示意清光拉开纸门,“应您的吩咐,午膳会尽快送来。这期间……不如就由清光协助您处理公文,您意下如何?”

 

看来这才是你们的目的,审神者没有漏掉清光脸上大幅扬起的艳丽笑容。

 

比起身有残疾这点,双目失明的主君明显更利于刀剑们控制。

 

眼睛看不见,公文想必得透过近侍刀打理,审神者对外的联络管道等于被他们掐在手里,如此一来,不论发生什么,只要确保审神者生命无虞,忙碌的管理员和嫌事多的狐之助就不可能知道这里的真实情况,并在意外发生的第一时间赶赴本丸。

 

历经数十年残酷的洗礼,刀剑男士们终于领悟,审神者的性命──或是说灵力,于本丸的存续至关重大,与其针锋相对乃至再度惊动时之政府,倒不如留着他一条小命,来日方长,榨取他灵力为己用的法子可多着呢。

 

审神者微微一笑,仍然不打算告诉他俩你们主公我脸上的绷带其实于遮蔽视线没有什么卵用。

 

他表示理解的颔首,挥手赶长谷部去准备午膳,痛痛快快的收下清光这把免费劳刀。

 

“以后可就麻烦你了啊,清光。”审神者装模作样地四处摸索,然后一把抓住其实近在咫尺的清光纤细的胳膊,在挤出些许灵力替他处理伤口的同时继续说道:“难为你们得费心照顾我这个瞎子……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别客气!只要是能力所及,我一定能帮就帮!”

 

清光不自在的抽出逐渐长出指甲的右手,清了清喉咙,不耐烦地敷衍道:“啊,知道了。”

 

“但是相反的,清光也得帮帮看不见的我喔。”

 

清光瞇起眼睛,用看待宰肥猪似的毒辣目光扫了遍可怜兮兮的审神者后,不置可否的嗯了声。

 

“真是太好了——那么首先,把目前本丸的情况详细给我说一遍吧,接着拟份名单,咱们争取三日后恢复日课,还有……”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设定是暗黑本丸,但目前暗堕的好像只有审神者一家?”

*来自基友的疑问,我难道会告诉你我还没想好怎么虐刀吗✧◝(⁰▿⁰)◜✧

评论(2)
热度(16)

© 吳思揚 | Powered by LOFTER